论起一个正确昵称的重要性

致力于发糖的一根须须。

学院风三十题。1-12

1春季入学式

白澍向来不是爱凑热闹的人,却在入学式上对那个被层层围住的人产生了兴趣。

……大概是因为身高吧。


2第一次打招呼

“嗨,我是白澍。”

“谷嘉诚。”


3成为并排邻桌

和谷嘉诚成为同桌这件事,是白澍怎么都没想到的。

而且全班还只有一桌是两名男生。

“白澍,你干嘛呢?”

谷嘉诚看到发呆的白澍纳闷,笔掉到地上都不带捡的啊。

“啊?”

“笔掉了。”

本着同桌的情谊谷嘉诚指指地上示意。

“啊,谢谢。”

这次是肯定的语气。

……………………

在看到白澍因为捡笔而撞到脑袋,谷嘉诚觉得还是下次直接帮他捡吧。

4成为前后邻桌

可能是谷嘉诚拔了个的原因,老师把他俩调到了前后。

谷嘉诚看着第N次转笔掉到地上的前桌,想着还是和老师提议换回来好了。

5上课打盹

“喂,白澍。”

没回应。

“白澍?”

在叫完第二声还没反应谷嘉诚就了解了状况。

看着白澍一只手撑着脑袋,却又一点一点的样子不自觉想笑,嘴角不自觉翘起,最后还是伸手拍下人脑袋轻声将人唤醒。

见证了全程的谷嘉诚·要求匿名·前排售卖墨镜·同桌表示心很累。

6传纸条

“老谷,中午吃什么?”

白澍拿笔唰唰在纸上写字。

正在听数学课的谷嘉诚不小心看到白澍想要转身的动作心下了然,悠悠来了一句。

“老北京炸酱面。”

看着白澍动作微微愣住,谷嘉诚不禁失笑。

“澍你已经连着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一周了。”

白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属性是不是暴露太快了。


7 一起吃午饭


白澍胃疼是谷嘉诚早就知道的。


白澍是个吃货也是谷嘉诚知道的。


……白澍爱作死是谷嘉诚才知道的。


看到白澍餐盘里都是油炸食品的谷嘉诚,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看着白澍吃得开心,又不忍心提醒他,在理性与感情的挣扎中,为了白澍的健康,谷嘉诚还是用筷子轻敲下面前餐盘。


“嗯?”


正低头和炸鸡翅奋斗的白澍听到声响抬头看着人,于是谷嘉诚看到的就是人鼓着腮帮子啃鸡翅的样子。


白澍艰难地吐出骨头咽下嘴里的东西,开口。


“怎么了老谷?”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谷嘉诚为了阻止白澍继续吃垃圾食品,随意找了个话题。


“白澍你吃鸡翅就直接塞进去啊?”


“啊?不都是这样吃的吗?”


“……一般人不都是用手拿着啃么。”


不过挺可爱的。

看着白澍亮晶晶的眼睛,谷嘉诚不自觉地想到。


8 一起打扫卫生


“老谷放学了一起走吧!”


好不容易熬过英语课,白澍拎起早就收拾好的书包就准备走。


“我要做值日。”


“那我帮你,然后早点回家。”


“好。”


9 一起放学


做完值日出来天已经黑了,二人走在学校门口的路上。


“唉老谷,是不是快要运动会了?”


“啊,好像是吧。”


谷嘉诚正用余光注意着白澍的动作,对方冷不丁开口让自己一时间没有反应上来。


“你想好要报的项目了吗?”


“老师不是已经都报好了么。”


“啊?是么?那我有项目么?”


“没有。你想报?”


“不啊,我就问问而已。”


“……”


谷嘉诚被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白澍也没再找话茬,低头踢地上的石子。之前被老谷勒令路上禁止玩手机,白澍也就没拿出来。


不知不觉间到了白澍家楼底下。


“那老谷我先回家了。”


“等一下。”


“啊?”白式懵圈。


谷嘉诚走近抬手摸下人毛,整个人变得柔和,嘴角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回去吧。”


“嗯。”愣了一下的白澍也笑了起来,冲人挥挥手便转身回家,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10 体育课


体育课组织了一场篮球赛。


不是白澍不想参加,是他实在没有运动细胞。


看着老谷在球场上一个闪身急停跳投,球划过完美弧线落进篮筐,三分。


白澍也兴奋了,“老谷帅,帅炸了。”


这时谷嘉诚正撩起运动服擦汗,腹肌展露无疑,转头冲白澍挑眉。


白澍觉得自己心跳漏跳了几拍。


可能,喜欢上了。


11 帮老师搬试卷


白澍是课代表,帮老师忙也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这一堆东西怎么看也不是一个人能抱完的。


偏偏老师又急着要,不能分次搬。


白澍咬咬牙,捞起能盖过自己脑袋的一沓试卷,一步一步往班里走。


凭着自己记忆的路线走到班门口,一不小心和人撞个满怀。


白澍只顾得上护好卷子,自己往后倒的时候闭上眼,却被一个力道扯了回去。


谷嘉诚看着面前的人快要摔倒,一把把人捞回来困在自己怀里。


“我还纳闷你去哪了,去拿卷子不叫我?”谷嘉诚一边接过白澍手中试卷一边询问。


“我转了一圈没找着你人!”白澍表示这锅他不背。


“以后小心点。”


谷嘉诚没接过话茬,只是抚摸人发丝提醒着人。


“嗯。”白澍难得脸红。



12 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白澍自从知道自己对谷嘉诚的感情,就若有若无地疏远人。


谷嘉诚发现了,却猜不到原因。


班里同学也发现了,却不好开口劝。


今天是跳远考试,之前这种事都是谷嘉诚前一天提醒白澍,这次没人提醒,白澍也没穿运动鞋。


轮到白澍了,不出意料脚底打滑摔趴到地上。


白澍此时简直想当个鸵鸟。


出乎意料的是摔到水泥地上腿受伤得严重,膝盖一片都烂了,站都站不起来。


谷嘉诚见状上前打算背白澍去医务室,同学也都知道他俩关系好就没插手。


令他们想不到的是白澍拒绝了。


“我自己能走。”白澍赌气地扭过头撑着地想起身,痛感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谷嘉诚看白澍不配合,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以公主抱姿势抱起人走向医务室。


“这几天怎么不理我?”


“……老谷你先放我下来。”


白澍推下人无果,转了下眼珠使出撒娇战术。


“你告诉我我再放。”


谁料以往次次奏效的招数这次没用,谷嘉诚见白澍受伤还不让自己背,这几天被忽略的不爽感爆发。


白澍也是铁了心不打算告诉人,“放嘛。”


“不放。”


“老谷——”


瘪嘴冲人撒娇,就差哭出来了。


最后谷嘉诚还是换成了背人的姿势。


怎么觉得看到老谷脸红了呢。白澍趴在人背上这么想着。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