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起一个正确昵称的重要性

致力于发糖的一根须须。

【红队全员】大学那些事。-3-

怎么觉得标题那么像颜表。……


肖战觉得曾经把白澍当成安静的美男子自己真是瞎了狗眼。

呸,什么狗眼,人眼。

量在场的所有人也没想到,白澍会在神奇宝贝二十周年时办派对,美其名曰回忆童年。

“pokemon就是童年啊你们懂什么!”

其实就是想玩。——来自想要匿名的彭先生。

派对自然办在了晚上,用白澍的话说就是给party queen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唉,老谷!这边这边。”坐在KTV沙发上的白澍眼尖地看到门口冒出的人头。

谷嘉诚也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了白澍旁边的座位坐着。

“介绍一下,咱们社新社员,夏之光同学,当当当当。”白澍扯过一边喝牛奶的夏之光,语毕还自带音效。

“你好,我是谷嘉诚。”

“老谷这是面瘫模式开启了啊。”旁边喝酒不嫌事大的陈泽希笑着说道。

“他一直都是面瘫,从没变过好吧。”彭楚粤刚刚嚎完一首歌下来坐到一起。

白澍突然想起来好像是自己怂恿彭楚粤上去唱的,自己不说些什么也不太好,灵机一动,一秒变小粉丝。

“啊啊啊啊啊彭楚粤太帅了!!”

知道身边的人刚刚没听,也顺着台阶下。“你要给我生猴子?”

“生一个动物园都行!”

夏之光在一边噗地一声笑出来,肖战拍拍人肩膀,一副嫌弃的样子。

“光光离他们远点,蠢是会传染的。”

“来点聚会游戏?”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谷嘉诚开口。

“哎呀又到了这个时间了。”

“战战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

“游戏啊……”

听到游戏后几多欢喜几多愁,夏之光一时摸不着头脑,陈泽希表示你玩一下就知道了。

“按照惯例,从king game开始?”白澍四周看看,没有人有异议,便开始发扑克。

“我是K。”肖战把牌正面朝上甩到桌上,白澍把剩下那张牌递过去。

“那……1号在3号身上做十个俯卧撑,做完亲3号一口。”

白澍立马换上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扭头就看到了谷嘉诚嘴角抽搐。

“哈哈哈哈哈哈老谷,上吧。”

“另一个是谁?”肖战环顾没发现有人承认,“再不出来惩罚加倍啊。”

“……我。”彭楚粤掀开牌。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的妈呀欢欢。”

“哈哈哈哈我的天欢欢怎么又是你。”

“小月撒你这人品也是没sei了。”

………………。彭楚粤觉得心好累。

“来吧。”谷嘉诚又换上面瘫脸,看了看彭楚粤。

愿赌服输。彭楚粤这么安慰着自己,在地面上躺好。

谷嘉诚的脸随着动作靠近远离,彭楚粤就这么直直盯着,不过谷嘉诚也挺帅的,彭楚粤不自觉地想着。

等彭楚粤回过神来,已经到最后一步了。

要说兄弟情他们是肯定有的,就是兄弟间也不能随便亲吧。

谷嘉诚虽然面瘫,此时也是很纠结的,亲嘴肯定不行,亲脸也太过亲密,要不额头?

躺在底下的人看到谷嘉诚眼睛一亮,就靠近自己,感受到对方唇瓣在自己额间摩擦,彭楚粤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

“wow,老谷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爱好。”最先起哄的是陈泽希。

谷嘉诚站起身来先是拉起彭楚粤,又扯出一个笑容捶了下陈泽希肩膀坐回原位。

夏之光表示自己好像知道为什么一到游戏环节大家反应异常强烈了。

下一个K是夏之光。

“嗯……5号唱首歌吧。”夏之光瘪嘴想了想出了指令,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太狠比较好。

以后出点狠的。夏之光开心地想到。

“唱什么歌啊?喜羊羊?”白澍摊开牌来询问。

“威风堂堂!”“虎视眈眈!”“lollipop luxury!”“super psycho love!”

“哇super psycho love!”“复议!”“这个不错。”

看着他们已经开始讨论,白澍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求救地看一眼夏之光。

“那就super psycho love好了。”夏之光笑眯眯回应。

………………白澍觉得这个社团不会好了。

“不怕,我们的澍可是上过艺术节表演的。”肖战搂过白澍肩膀笑着起哄。

白澍眼珠一转仿佛想到什么,拿起麦克风,顺势就扭头对上肖战眼神,带着几分性感的声音响起。

“Say that you want me every day。”配合着歌词白澍抚上肖战脸颊,深情望着人。

“That you want me every way。”

“That you need me, got me tripping super psycho love。”

肖战觉得要不是白澍最后装作呕吐转过了身,自己就要溺死在白澍的眼神里了。







本来没想着更,然后猛地发现今天pokemon周年,虽然和文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