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起一个正确昵称的重要性

致力于发糖的一根须须。

【谷澍】学院三十题。13、14

13 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延点是数学,白澍百无聊赖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

然后他就亲眼见识到了什么叫阵雨。

“卧槽老谷快看快看!”白澍激动地拍着前排人的背。

谷嘉诚觉得他被拍得都要咳血了,扭过头看向窗外发现阴雨连绵。猜到对方没带伞的同时又暗暗庆幸着自己之前懒了一下没有把伞拿回家。

“啊对了……老谷你带伞了吗。”等到白澍反应过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已经下课了。

“嗯,带了。”谷嘉诚整理好书包,又把白澍书包背起来,伸手揉揉他头发。

“走吧。”

白澍今天在路上出乎意料地安静下来,谷嘉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手撑着伞,二人一路无话。

“老谷,妈妈总说下雨是因为天上有人在哭泣。”

“嗯。”原来是因为这个,谷嘉诚想。

白澍又不说话了,这时哭出来应该没什么丢人的吧,反正也在雨中。这样想着却还是忍住泪水。

一直低头的弊端就是看不到前方的障碍物,白澍就是这样一头栽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前面的谷嘉诚怀里。

“想哭就哭吧,没人看得到的。”即便还是带着一股慵懒的气息,谷嘉诚的话语对白澍却有着神奇的魔力,二人就这样站着,谷嘉诚一手抚上人背将人按在自己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谷嘉诚肩头有了一丝重量。

尽管平时看起来很开朗,其实还是很敏感的啊。谷嘉诚一边抚摸人发一边思索着。




14 借笔记

可能是那天天气变得太快,又刮风又下雨的,白澍就感冒了。

也不排除他体质差,虽然当事人一直否认。

白澍家里没人,他自己跟班主任请了假,乖乖吃药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间听到电话声响,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手臂也酸痛得抬不起来。

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一直到晚上,白澍终究还是被门铃声吵醒了。

白澍趿拉着拖鞋下床开门,看到的人却不是自己父母,而是暗恋对象。

谷嘉诚站在门口看着白澍一脸懵圈,伸手撩起人刘海试试人额头温度。

“没发烧啊,怎么傻了?”

“去去去。”听着白澍这么重的鼻音,不知道怎么,谷嘉诚有点心疼。

“你怎么来了?”见人没跟自己犟嘴,白澍吸吸鼻涕转移话题。

“你午饭吃了吗?”

“没。”

“晚饭呢?”

“啊?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谷嘉诚觉得自己真是好人,要是不管白澍他迟早把自己饿死。

也不顾人反射弧,谷嘉诚进门顺便把门带上。

“我给你带了饭,还有上课笔记。”

“上课笔记还要带啊,明天我直接去一抄不就好了。”

“老师让的。”谷嘉诚没说的是自己主观意识也占了80%,呃不,98%吧。

“真麻烦。”白澍瘪瘪嘴,配上鼻音莫名地可爱。

等白澍吃完饭,就被谷嘉诚逼着上床休息了,直到最后白澍也不记得有笔记那回事以及谷嘉诚怎么知道他生病了的。

还有一点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的是,谷嘉诚那天陪了他一宿。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