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起一个正确昵称的重要性

致力于发糖的一根须须。

大学那些事。-4-

私设堆成山。






大学晚课也是难免的。

还没适应大学生活的夏之光小朋友右手持笔,脑袋一点一点往下,又在快磕桌上时猛地起来,半晌后闭上眼睛重复动作。

白澍看不下去,伸手敲了下夏之光脑袋。

“啊……树苗儿。”夏之光揉揉被敲的地方,可能是还没睡醒,称呼也变得没以前生疏。

夏之光哪敢说自己心里早就给白澍起好外号了。

看到白澍一脸懵圈,夏之光连忙摆摆手,又不知道左手该放哪下意识挠挠头。

“不是,澍哥……”

“没事,就这样叫挺好的。”白澍笑了笑,继续看着黑板上的笔记。

他们是阶梯教室,不关乎什么个子高矮看不看得到的问题,聪明的人自然选了最后几排。

彭楚粤肖战韩沐伯谷嘉诚正坐在前排玩扑克呢,韩沐伯就是跟他们一届的,也是电竞社,俗称小老头。

说来这个外号也有趣,是肖战起的,当时是因为看韩沐伯游戏形象。

真的特别像老头。来自知情者之一的白澍先生。

后来相处中他们发现韩沐伯性格也算是温和,久而久之这个外号就广为流传了。

“哎呀欢欢怎么又输了。”白澍不知什么时候记好笔记,正托腮一边转笔一边看着前排的“战争”。

不用想也知道白澍收到了彭楚粤真诚的白眼。

夏之光看不懂,又困,早就倒在他泽希哥身上阵亡了。陈泽希也不恼,缕缕小孩头发也就任他靠了。

这时教室里学生已经开始自习了,老师也在教室里开始晃荡。

凑巧的是白澍一抬头就看到老师向前排走过去,连忙随手拿支笔扔过去。

谁知那笔没砸到人,却砸到桌面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白澍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低头装作做题。

“总有刁民谋害朕???”

四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彭楚粤看到笔冲着他来下意识弯下腰,拿起笔感慨一句。

然后就被老师拿走了,连带着扑克牌一起。

不过也幸好他们平时装得完美,没有被发现过,也都是大学生,老师也就没说什么。

“白、澍——!”

“粤粤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评论(3)

热度(39)